邯郸在线
主页 > 旅游资讯 >> 正文

往事回忆——割麦子

来源:资讯新闻网

“芒种忙,麦上场。”这是流传在家乡的一句农家谚语。进入阳历六月,干热的西南风一个劲的猛吹,枝头的杏子被吹黄了,田里的麦子也被吹黄了,休整了一冬春的农民也该进入紧张劳累的三夏收种了,“芒种”季节的到来三夏的农忙更加的明显了。

印象中,在老家往年的“芒种”、“端午”都是在收麦的时候度过的,而今年这一节气和传统节日已经过去几天了,还没有割麦子的动静,昨天晚上耐不住性子的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,电话那头的父亲告诉我,割麦子还要几天的时间,我想现在割麦子都用联合收割机了,不再向以前“机、畜、人,齐上阵,割运打轧快入囤”全部靠人力完成了,因此,也就不那么慌着抢收了。想想以前割麦子,真的难以用用语言文字来描述。

记忆中所作过的农活中,割麦子算得上最辛苦的活了。那时候,没有大联合,连收割机也不曾见过。手握镰刀,弯腰半蹲,满山遍野都是清一色的手活行事,镰刀则成了割麦子的好家什。每天清晨太阳还没露头就要下地,晚上摸黑才能回家。收割的程序太复杂,割完需要运,运进麦场又要打,最后经过扬场和晒干等,装进麻袋再储存。

家里种的小麦我是割过的,每次割麦子,都要早早的起床(估计也就三四点钟),趁着太阳没有出来,凉快一点。天刚蒙蒙亮,父亲就起来开始磨镰刀、母亲则要负责做早饭,匆匆的吃完早饭,然后带着一点干粮和水,拉着自制的运输工具——地排车,一家人或三五成群或各自前往来到提前看好的麦子接近成熟田地,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

真正用镰刀割麦子,那滋味真的是无法形容。左手一把麦子,右手一抡镰,蹲步前移或半腰挪步。割一把麦放下,挪两步脚再割,天热无风汗直流,一个早晨,两三个劳动力就能把一二亩地的麦子“撂倒”。看起来大人们很轻松,但不真正参与其中不会感受到其中的辛苦。小的时候,跟着大人去麦地,只是做些很轻松的事情,将捆麦子绳子有规则的散开,捡拾捆后丢的麦穗;真正参与割麦子还是中学以后在外求学的那几年。每到麦收的季节,都会凑周末请一两天假回家,站在一望无垠的麦地里,刚刚开始是一种兴奋,干不了多大会,就会腰酸背痛,直起身子,看看前边父母已经远远在前了,到地头还要很远很远;看不看后面,割过来的麦子静静地躺在地上,低头下腰很长时间,胜利的果实其实不是很多。于是,强忍着酸痛,继续劳作,再过一段时间,再直起腰来看看,再继续重复劳作……,家乡的地都很长,短的100来米,长的要200多米,大人干活的时候一般不干完一个单趟,不会休息的,于是更盼望着早点割到地的那一头,好痛快的休息一会。

八九点钟的时候,太阳就高高的爬上了头顶,热辣辣的阳光照在身上,象一团火包在身体周围,这个时候一般计划上午割麦子的任务就基本结束了,稍事休息——喝点水、吃点带来的干粮,就要进行下一步的工作:捆麦子、装车、把麦子运到打麦场。

捆麦子、装车是最遭罪的事,割倒的麦子经过阳光的照射,露水已经没有了,一根根麦芒就像一根根钢针装在麦穗上,麦穗上黑黑的尘土也被晒得张扬起来,捆麦子时,要一捆一捆的抱起来,然后捆扎好,再报到自己的地排车上,车越装越高,装车也就越来越困难, 最后需要一个人站到车上接车下的人扔上来的麦捆,麦芒扎得浑身痒痒的,随处可见些小红疙瘩,胳膊上有,腿上有,脖子上也会有,吸进嘴里鼻孔里的都是麦田的尘土,黑得很,一天下来像是去了趟非洲。

车装好了,下一项任务就是将车来回打麦场,拉车也是一项极重的体力活,满满的一车麦子,少说也有千把斤重吧,从地里拉出来就非常的费劲,有时候会有牛或者其他的牲畜可以使用,因为当时是好几户人家共养一头牲畜,大家要轮流使用牲畜,而且更多的是让离家给远地块使用,因此大多的时候还是全凭人力完成运输工作。一家两三个人拉着一大车麦子,走一、二百米的麦地最困难了,地的土质松软,车轮轧在上面会陷下一个深深地沟,每走一步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100米地距离俨如一趟长途跋涉……终于来到了地头,这是最难过的地方,一般地头上都会留有浇地用的或宽或窄的沟渠,割麦前临时填出一条小路,土质更加松软,而且有时还会伴着上坡,这时候会喊来临地的邻居帮忙,把车推上去。但也有的时候,会发生意外,一不小心,车子就会发生侧翻,满车的麦子只有卸了重装,一车的麦子经过再一次的重装,很难装尽,大多数是要分成两车才行,当然,这种事情不是每次都会发生,但每发生一次都会带来极大的困难,本来应该一上午拉完的麦子,可能因此要加上中午的时间才能拉完。把车拉上路,就好多了,路好走的时候,碰上都是下坡路就更轻松了,麦子拉到打麦场,还要卸车,堆放,等着打场机按顺序轮到自己家时,再进行脱粒。一亩地的麦子要装三四车才能拉完。

一上午工作结束了,回家吃午饭,稍事休息,躲过中午时分最强烈的阳光,下午还要继续重复相同的工作。一个麦季下来少说也得一两个星期吧。如今,已很少再见到手挥镰刀面朝麦田背朝天的景象了。用手割了大半辈子的农民终于迎来了跨时代的产物。有了联合收割机,省事的多了。几十分钟的工夫,亩把地的麦子就装进了包。不用割,不用捆,不用再拖回去再脱粒了,多好的事啊,现在往地头一站,只等装麦子……

2011年6月13日,写在网易博客的日志

孝感癫痫的医院哪家能治好
云南省羊角风权威治疗医院
宁夏自治区羊角风医院排行
栏目链接
  • 娱乐八卦
  • 娱乐前线
  • 最新文娱
  • 明星人物
  • 军事频道
  • 军事历史
  • 世界军事
  • 中国军事
  • 旅游资讯
  • 关于我们 - 媒体合作 - 广告服务 - 版权声明 - 联系我们
    申明:本站所有新闻归原站原创作者所有,本站转载并不代表承认其观点!